当前位置:主页 > 国家版权 >

注册商标查询_用网上的图片算侵权吗_分析

注册商标查询_用网上的图片算侵权吗_分析

几个月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德里高等法院驳回针对Whatsapp隐私政策变更提交的PIL的判决的文章。正如我在这个时候所评论的那样,PIL绝对是轻浮的,应该被驳回。然而,现在最高法院的一个宪法法官正在审理这件事——这是当今罕见的事件。这个法案是如何从轻浮转变为最终在一个由5名法官组成的宪法法庭上结束的?此次PIL的旅程将提供一个关于印度PIL系统工作原理的说明。

让我们从头开始。

2016年8月,Whatsapp宣布改变其隐私政策,允许与母公司Facebook共享其数据。2014年,Facebook以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Whatsapp与Facebook共享数据只是时间问题。修改隐私政策的表面原因是为了提高Whatsapp和Facebook提供的服务质量,同时也为Facebook提供更好的数据用于定向广告。当时,Whatsapp宣布修改隐私政策,它为用户提供了一个选择,可以选择不与Facebook共享信息。当然,更简单的选择是停止使用Whatsapp和Facebook。

尽管存在这些避免与Facebook共享信息的简单选择,但来自新德里精英阶层的两位年轻千禧一代决定对Whatsapp隐私政策的改变提起公益诉讼。《印度快报》介绍了他们决定在这里进行诉讼的情况。

第一位版权局人是19岁的Karmanya Singh Sareen,一名在伦敦学习的工科学生,德里鲍尔夫妇的儿子,深圳专利申请代理,另一位是总检察长Mahinder Singh和大法官Pratibha Singh,当时,第二位原告是22岁的Shreya Sethi,法律系学生,资深律师Sandeep Sethi的女儿,Sandeep Sethi是德里高等法院最受欢迎的资深律师之一。根据《印度快报》的一篇报道,两名学生都担心Whatsapp新隐私政策的影响,"花了一天时间分析新隐私政策,电子专利查询,并制作了新旧政策的对比图表,然后向资深律师普拉蒂巴•辛格(Pratibha Singh)征求意见"。在听证会上,两位版权局者都由他们各自的父母代表,即资深律师普拉蒂巴·辛格和资深律师桑德普·塞提。

从一开始,这些学生提交的个人所得税就是在推动法律的边界。首先,个人所得税通常是针对国家而不是像Whatsapp和Facebook这样的私人实体。第二,用户和Whatsapp之间关系的基础是私人合同,而不是宪法。私人合同不能由法院通过个人所得税进行修改。第三,言论自由权和平等权等基本权利只适用于国家,而不适用于私人。因此,假定印度公民有隐私权,他们只能对国家主张这样的隐私权——他们不能对Whatsapp和Facebook等私人公司主张这样的权利。

在听取了双方的论点后,德里高等法院于9月23日作出了长达15页的简短判决,2015年基本上废除了PIL。在判决书中,法院提出了两个简单的观点,证明其缺乏通过任何针对Whatsapp的指示的管辖权。首先,它指出了合同的私人性质,即"私人合同的当事人和自愿选择使用上述应用程序服务的"WhatsApp"用户受[WhatsApp]提供的服务条款的约束"。并继续说,"我们认为,用户现在似乎不能主张‘WhatsApp’必须继续使用相同的服务条款。"法院还向版权局者指出,他们可以简单地删除其WhatsApp帐户并停止使用该服务。关于这一隐私问题,版权图片购买网站,法院指出,最高法院宪法法官正在就印度法律规定的隐私权的确切地位进行审理。因此,法院拒绝就这一点进行干预。尽管法院裁定其没有管辖权,但法院还是通过了一项保护版权局人面子的命令,指示Whatsapp不得共享删除其帐户的用户的信息,也不得共享9月25日之前用户的信息。这些对Whatsapp的指示毫无意义,因为Whatsapp已经提供了这两种选择。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方向是中央政府考虑诸如WhatsApp.F.之类的服务的监管框架。当判决被宣布时,版权局人和他们的律师在新闻界给予了积极的支持。《印度快报》援引普拉蒂巴·辛格(Pratibha Singh)的话说,这一判决是维护隐私的"突破性命令"。报道援引版权局者本人的话说,这一判决是朝着保护隐私迈出的"正确的一步"。然而,在一月份,版权局者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反对高等法院的判决。

理想的情况是,最高法院应该驳回上诉,最好是支付费用,因为德里高等法院为驳回PIL提供了非常有效的理由。然而,最近在最高法院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1月17日,当这件事提交最高法院审理时,版权局者由高级律师哈里什·萨尔夫(Harish Salve)代表。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首席大法官凯哈尔主持的法官不愿意接受上诉。《印度时报》报道说,法官问萨尔夫:"WhatsApp不是免费的吗?当服务是免费的,并且用户可以选择退出使用服务时,如何限制他们访问通过他们创建的媒体发送的数据?这是一个免费为您提供的设施,不管您是否接受它"。据报道,Salve辩称,政府有义务保护其公民的隐私,Whatsapp的行为侵犯了印度人的隐私。法官同意发出通知,条件是萨尔维在暑假期间在法官席前就此事进行辩论,并邀请总检察长参加辩论,2017年《印度教徒报》报道说,首席大法官凯哈尔决定提前审理争端的日期,因为这件事"很严重",并将日期定在4月18日。这正是事情变得有趣的地方。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在听证会上,Facebook的律师、资深律师K.K.Venugopal辩称,由于此案取决于隐私权,而且由于最高法院的判决相互矛盾,隐私权的地位不明确,这个问题应该交给一个由9名法官组成的法官来处理,他们可以在这一点上推翻规则或重新确认先例。这是一个奇怪的论点,根据CCGNLU的报道,维努戈帕尔的高级律师遭到了Whatsapp律师的反驳,资深律师Kapil Sibal曾辩称,"该案只是一个简单的合同问题,专利查询官网,不必提交更大的法庭审理。"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