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数字版权 >

软件著作权_什么是侵犯他人肖像权_专业解答

软件著作权_什么是侵犯他人肖像权_专业解答

Satish Deshpande教授,德里大学著名的社会学教授,最近在印度的Express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学术出版生态系统的启发性文章,题目是"拷贝错误和隐形补贴"。根据正在进行的DU影印案(在这里阅读更多关于该案背景和我们对该案的报道),他研究了学术出版实际上是如何从知识共享中获得隐性和显性补贴的。他指出,该案提出了知识共享领域作品所有权的重要问题。对于外行来说,知识共享作为一个概念,是指共享的知识库,或者公共领域中可用的知识资源,未经许可即可使用

德什潘德教授列举了四个事实,他认为有必要重新考虑这种所有权:

商业学术出版并非真正的"商业企业"

首先,商业学术出版并不真正符合"商业企业"这一术语的正常意义。他指出,与商业企业声称拥有其产品的全部所有权不同,学术出版商在投入和关键服务方面承担了合理的成本,因此不会为此承担任何重大费用。就从作者那里获得手稿而言,他们签字放弃作品的终身版税通常很低,因为他们依赖于上级机构的工资。审查和编辑过程是由学术人员完成的,他们的工作报酬很低,甚至没有报酬。此外,这些作品的免费和有效的推广和宣传是由其他学者及其学生作为俘虏消费者提供的

优质高等教育和"过度热心"的版权法不兼容

第二,优质高等教育和"过度热心"的版权法不兼容。他比较了大学和学生的市场,指出大学生的阅读清单不仅广泛而且频繁变化,他们的数量远远少于在校学生。正因为如此,大学教育市场没有学校教育市场所能发挥的规模经济优势,如果所有的阅读资料都是按市场价格购买的,那么高等教育通常是不可负担的。他指出,替代许可证制度在发达经济体很难实施,在印度肯定会面临障碍。

出版业的技术改造

第三,他提出了出版业向电子形式转变的关键点。出版业的技术变革,或者说互联网上的数字化和发行,现在对传统出版商构成了威胁。现在世界上有许多开放获取倡议正在进行,以纠正学术出版中的错误,并希望在印度也得到普及。开放获取政策机构联盟(COAPI)和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SPARC)就是此类举措的例子。

学术出版物与《印度版权法》无关

第四,他认为学术出版物与《印度版权法》无关,相反,成都专利代理事务所,它主要涉及"大众市场,高价值"的知识产权,如电影或流行音乐。他强调教育作为一种公共产品的相关性,并对该法规定的学术出版物和教育用途的豁免进行了合理化。

最后,他指出,即使出版商的上诉成功,版权律师书籍,他们也可能不会获得预期的收益。更多地迎合机构而非个人买家的学术出版商将继续这样做,因此不会因为服务于印度大学的"一室影印店"而损失相当一部分健康利润。他指出,通过这类诉讼,出版商只会让人们注意到,他们是在知识共享区的补贴下运作的,同时也揭示了一个更大的事实,即"学生,教师和学术出版商是天然的盟友,彼此的利益息息相关"

杜案中的出版商曾辩称,淘宝外观侵权怎么处罚,由于他们对出版书籍的投资,不给他们版权保护将是出版业的"丧钟",使其成为不可行的冒险。Deshpande教授的文章反驳了Prashant的观点,即出版商在出版过程中确实会通过雇佣编辑、建立商誉等方式产生大量成本。在他的文章中,Prashant将未经授权的复制货币化合理化,作为出版商收回这些成本的一种途径,并且重要地指出,肖像权是什么意思,法院批准的复印现在会阻止出版商投资于小型学术市场,专利检索途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对那些购买这些课程包的学生来说是不利的。

虽然Prashant提出了一些非常有效的观点,但在出版商披露出版过程中产生的实际成本,抵消收到的补贴之前,这将继续是一种游戏。正如RajshreeChandra所指出的,研究表明,大型出版商的利润率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德什潘德教授提出的资助学术出版的观点不可掉以轻心,因为这迫使人们重新考虑学术出版商对知识共享区内作品拥有"完全"所有权的主张。关于上诉的杜影印案,法院在作出最后裁决时,会考虑Deshpande教授所讨论的学术出版业的实际情况。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