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利下载 >

产品外观侵权_商标起名_最快

产品外观侵权_商标起名_最快

我很高兴给大家带来一篇博客好友扎基尔·托马斯先生的客座文章,内容是关于这位企业家的,讽刺的是,他可能比健康活动家多年来所做的努力,版权登记网,对药品定价这一失控的马戏团进行了更多的审查!是的,我们说的是臭名昭著的马丁·什克里利。读者可能还记得,我曾在题为《马丁·什克里利所做的好事》的文章中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在这篇文章中,扎基尔托马斯采取了更多的例子,并进一步暴露了缺乏一个理性的基础上,定价的药品价格由大制药。Zakir Thomas是CSIR开源药物发现项目的创始项目总监,也是印度前版权登记员。读者也可能对我们之前主持的这次采访感兴趣。

标题:Martin Shkreli:The Man of The(Pharma)Year 2015作者:扎基尔·托马斯

据报道,马丁·什克里利是"美国最讨厌的人"。他被称为"道德败坏的反社会者"、"人渣"、"垃圾怪物"和许多更严厉的绰号。谷歌的图片搜索揭示了更多的信息。

然而,我认为他是2015年(制药)年度人物。

他声名鹊起的原因是他的公司图灵制药公司获得了达拉普林(Daraprim)的生产权,达拉普林是上世纪50年代开发的一种仿制药,用于艾滋病患者。这种药的化学名称是乙胺嘧啶。直到马丁·什克里利出现在照片中,这种药的价格大约是每剂13.5美元。图灵制药公司是唯一获准生产乙胺嘧啶的公司。由于没有其他仿制药制造商,他在市场上享有排他性。Shkreli将药片的价格提高到750美元,增加了5000%。这一决定受到广泛批评,赢得了上述所有的赞誉。

什克里利声称,他只是在遵循制度的原则。他做了资本主义社会其他企业家应该做的事情——为他负责的股东实现利润最大化。药品价格缺乏弹性。Shkreli认为他的职责是确保股东的回报。他只有把价格控制在最高点,才能保证这一点。他后来甚至后悔自己没有提高药价,

这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大药厂销售的药品定价是否有合理的依据?

药品定价政策是企业界最大的谜团之一。但制药行业声称有一个理由——高昂的价格是满足研发药物所需巨额研发费用的必要条件。这笔费用是多少,是另一个谜。目前估计每种药物的费用为26亿美元。两年前,葛兰素史克的首席执行官曾将这一数字描述为一个神话。

这位经济学家最近认为,随着制药行业正朝着一种新的模式发展,各种研究估计的药物开发成本是不相关的,不适用的。制药行业已经摆脱了在尖端研究的不同领域投入巨资的模式,大型制药公司正在购买已经在开发过程中的药物。在某些情况下,他们通过购买其他有前景的药物公司来实现。《经济学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辉瑞通过收购华纳兰伯特(Warner Lambert)收购了其轰动一时的降胆固醇药Lipitor。同样,吉利德的畅销书《索瓦尔迪》也是通过收购Pharmasset获得的。据报道,默克收购Idenix的目的是向索瓦尔迪收购其竞争药物。《经济学人》提到了贝恩咨询公司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制药公司70%的销售额来自其他地方开发的产品,而不是来自内部研发的产品

由于价格高昂,最近新闻中的另一种药物是阿斯特拉斯制药公司(Astellas pharma)销售的Xtandi。它的平均批发价格在美国超过129000美元。这个前列腺癌药物是在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UCLA)在NIH和国防部补助金上发明的。阿斯特拉斯的回应总结了制药公司对药品价格的态度。他们认为,药品价格反映了创新和患者的利益。

制药公司已经转向一种模式,即对现有药品进行渐进式的改变,在研发有限的情况下,优势很小,但与竞争对手的治疗方法相比,价格差异很大。

让我们以索瓦尔迪为例,吉利德制药公司销售的丙型肝炎治疗药物。自2014年上市以来,该药已成为全球新闻,在美国为期12周的疗程为8.4万美元(每片1000美元)。这个定价的依据是什么?Gilead给出了制药公司高研发成本的理由。

如何评估制药公司定价的基础?基列并没有在其实验室研制出索瓦尔第。这是一种由Pharmasset开发的药物。据《经济学人》报道,Pharmasset原计划将该药的一个疗程定价在36000-72000美元之间。但基列将这种药以8.4万美元的价格投放市场,理由是什么?唯一可以想到的是,没有任何理由。至少价格与研发成本没有关系,因为在内部进行研发的药剂师正计划对其定价较低。

吉利德的例子表明,药物的新拥有者定价高于前拥有者在制药行业并不新鲜。Martin Shkreli说Daraprim以前的所有者低估了药物的价格,所以他提高了价格。如果制药行业遵循这一做法,我们不抱怨,为什么要责怪Shkreli一个人呢?Shkreli是唯一一个让你讨厌他的制药公司老板吗?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